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身在異鄉不為客(外一章)

2019-11-08 09:12

吳天勝/文

正要洗漱睡覺時,接到晨的電話,說了一些感謝我當年對他關照的事。

關照真的談不上,只是他特別優秀,又是外省人,在工作中自然就青睞了一些。

那時,我在交巡警大隊綜合中隊工作。由于平時工作壓力太大,征得領導同意后,決定在基層務色一個年輕人,好分擔些工作,也是培養年輕人的需要。

在眾多的青年民警中,我們看好了晨,陽光、帥氣、有潛質。

晨來后,我先安排一些簡單的事務讓他接手。他果然不負眾望,悟性極高,工作上很快就能獨擋一面,為我分擔了一些壓力。

次年春節前夕,晨的父親病危,他急著要回去見父親最后一面,那也是他參加工作后第一次探家。說走就走,來不急準備更多的東西。我和“亮大”一合計,給他準備了梁平柚和袁驛豆干帶上。

單位上的事,有時在家里也聊一聊。岳母知道晨是山東人后,覺得他應該喜歡吃面食,就烙了幾塊改良版的大餅送給他吃。收到晨的反饋后,岳母又做了幾回給他。

岳母年輕時在西藏工作,單位上有天南海北的同事,其中她的五嫂就是山東人,所以她知道山東人愛吃面食。久而久之,她也喜歡上了面食,而且自己也經常做。

她常常回憶在西藏那段難忘的歲月。五湖四海的年輕人聚在一起,很快就能忘記思鄉之苦,加上美食的交流,即使身在異鄉,也能吃到鄉愁。

我自己也有十幾年身在異鄉的經歷。那時也跟晨差不多大吧,入伍來到“萬歲軍”后,因為有點特長,指導員挑了我當通信員,后來又當了連隊文書。在準備考軍校的時候,指導員還把他的辦公室留給我復習用。填報志愿的時候,他又給我出主意、選報院校。最終,我以超過錄取分數線60多分,考入了中國的“西典軍校”。

期間,我回了幾次保定。那時老部隊已經撤編,好多戰友都分流了。通過一些信息,我仍然找到了指導員,他已經轉業了。十多年后,指導員到重慶旅游,來到雙桂堂景點。接到他電話后,我趕緊開車去見了一面。幾天后,我又專程到重慶去見他,用火鍋的形式表達了一下心情。

軍校畢業后,我分到了宣化的部隊。半年后,我被挑到了機關當參謀。股長是河北趙縣人,他的家屬也已隨軍,對我們這些外省的戰友自然就有一種主人意識。逢年過節,甚至周末,都要叫上我去他們家吃飯。吃飯也沒什么特別的,無非就是包餃子,最好的、最過硬的菜當屬燉龍骨。就是把豬脊梁骨用高壓鍋燉熟,一人一大塊,啃起來,大快朵頤的爽。

吃著餃子,啃著龍骨,滿腔的鄉愁就化成了鼓脹的食欲。那些年,我一直把指導員、股長當成親人,把他們的家當成自己的家。

晨的妻子是天津人,他倆同時考上西南政法大學,畢業后又同時考到我局當警察。工作了幾年后,晨的妻子辭職回老家做了律師。

晨在電話中說,他也考取了律師資格證,正在考慮是否也辭職去天津做律師。他又說,當了這些年的警察,真有點舍不得,特別是梁平的這幫戰友。

電話那頭,他在那邊哽咽了。我說,從長計議吧。

雖然我們能互相把對方當親人對待,梁平也是他的第二故鄉,但遇及天倫,他該知道選擇。

愛尚李,愛上你

又是李熟的季節,從李白到李熟,約4個月時長。

心動于李白,滿山的李花,像雪,那山就成了“雪山”。詩人傅天琳曾贊“10萬株李子樹,嘩嘩嘩開出一個盛唐詩人的名字。漫山李白,情切切應李白之邀而來……”

心醉于李熟,聚寶村的山頂上,累累的李果壓滿枝頭,笑容堆滿了果農的臉龐。

聚寶村,我去過多次。最初并不像名字那樣美麗,村在山巔,路是羊腸,房為土墻灰瓦。村頭那幾株老李子樹,樹干斑駁,像老農皴裂的手掌,似乎要告訴人們,這里真的很窮。

扶貧工作組先是送錢、送羊、送米、送油,但都成了竹籃打水——一場空。最后,扶貧干部開出了種李子樹的良方。合適的土壤種植適合的作物,就結出了豐碩的果實。漸漸的,聚寶村,真的聚起了寶。

從梁平城區至曲水鎮,可國道,可高速。但要進入聚寶村,還得經過一段山路。

山路依然崎嶇,但明顯寬闊,部分路段還在拓寬。去聚寶村的路也有好幾條,一不小心還可能走錯。但你完全可以放心,即使走錯,就當領略祖國的大好河山。因為沿途有蔥郁的森林、潺潺的小溪、淙淙的山泉,還有純樸的農家。走累了,可以隨便歇腳,還可吃上香噴噴的農家飯。

山巔上的聚寶村,這時就是一個聚寶盆。滿眼都是李子樹,地里是、坡上是,房前屋后全都是,滿樹都是李子。村民的房屋大都變成了紅墻碧瓦,僅有的幾戶土墻院也改成了農家樂,偶爾還有幾處輕鋼建筑,像別墅,又像接待站。

趁著等農家飯的時間,你可以到房前屋后去品嘗李子。在這里,你可以肆意地品嘗,一棵樹挨一棵樹地品嘗。反正,你每棵樹吃一顆,甚至是每十棵樹、或每百棵樹吃一顆,你也吃不過來。你可以挑樹齡老,陽光照射充足,個頭大,顏色青翠的李子品嘗。如果翠甜、脫核,就是好李子;如果酸澀、甚至帶有鉀味,那可能是還未成熟。

俗話說,“桃慌李飽”,吃李子是很容易產生飽腹感的。這時,你千萬不要貪嘴,因為還有一桌誘人的農家飯在等著你。

隨著主人在院壩中的一聲吆喝,在附近品嘗的游客紛紛回到屋里。堂屋的八仙桌上,已經擺出了幾葷幾素,有時令的熗炒豇豆、清炒空心菜,也有素炒粑胡豆、涼拌黃瓜等佐酒菜肴。當然,最不能缺少的當家菜還是那道咸菜炒臘肉。金黃的臘肉片在咸菜粒中微微發亮,絲絲肉香撲鼻而來。此時,你的鼻翼會輕輕翕動,悄悄而又貪婪地呼吸著空氣中彌漫的臘肉香味。最不應該的,就是筷子出賣了你。毫不矜持的你,會瞄準又大又肥的那一塊,“快、準、穩”的夾回碗里,然后張大嘴巴,囫圇一口,唇齒留香。最后,咸菜粒可拌飯,也可下稀飯,甚至是抿一口老白干,都是幸福得要命的味道。

酒足飯飽,就可以讓主人帶著去摘李子了。主人知道哪兒的陽光好、哪兒的土質好、哪兒的品種好。翻過一道山梁,又是一處山丘,在一條田坎上,立著幾株老樹,乒乓球大小的李子密密麻麻的綴在枝頭上。主人說,這些李子差不多一兩一個,是他的鎮園之寶。

沒等他同意,一個李子就進了嘴里,汁水甘甜,肉厚骨脫,果然與眾不同。主人大方,讓我們邊吃邊摘。我們像孫悟空進了蟠桃園一樣,盡情地吃,盡情地摘。

主人爬上枝椏幫我們挑選李子,透過樹葉,陽光灑在他泥黑的臉上,金黃金黃的,嘴角還有一絲笑容,像李花。

編輯:馬江望

返回頂部
福彩p62走势图